關於部落格
百無禁忌。無所不談,也別忘了給點鼓勵留個言喔!^^
  • 21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戀上你的薄荷糖

文/水藍眼淚 第一次看到康為的時候,應該算是一見鍾情吧。他正是我想像中的樣子,瘦而高,破的牛仔褲,騎一輛半新不舊的自行車,穿行在校園中,他的腰間,圍著紅色的襯衫,而他比其它男生都要長的頭髮,在風中飄蕩著,引誘著我。 康為大三,我大一,他喜歡在下午五點去操場上打排球,喜歡清晨到小樹林中跑步,還喜歡一邊走一邊吃著薄荷糖,對了,他的右邊第六顆牙齒是一顆虎牙。 這就是暗戀的結果。我喜歡看他打排球跑步吃薄荷糖,喜歡他笑時露出那粒虎牙,男生有虎牙多麼好看啊,我想,這麼細細眼睛的男子是我要的男朋友,我要給他寫情書。 那時,他已經有了女友。我常常看著他把女友放在腳踏車前面,好多情侶都是這樣騎的,看著他們的時候,我有些微的心酸。 所以,那些情書我一直寫一直寫卻一直沒有寄。 在那裡邊我寫:康為,今天你穿了一條灰色的長褲,不如那條淡米色好看。 康為,今天你頭髮理了,不如從前長髮好看…… 那些情書,被我編輯好放在箱子裡。而我的口袋裡,常常有清涼的薄荷糖,只因康為愛吃,如果有一天他坐在我身邊,我會說:嗨,來一粒吧!我覺得那是我和他說的第一句話。 我愛你,你不知道吧? 我大二的時候,康為在為自己的工作四處奔跑了。他黑了瘦了,但對他的她還是那麼好,他為她去買小籠包,在樓下等著她換了衣服請她去吃水煮魚。 常常,望著他們的背影我會發呆,我的情書那麼傷感那麼纏綿,卻是我一個人的情書。 愚人節。很多人在開著玩笑,我想起了康為,想起了我多次與他擦肩而過,然後注視著他離去,他在圖書館坐過的椅子我會再坐,他摸過的雙槓我會再摸,甚至,因為他喜歡打排球我竟然學會了打排球。雖然我是個子不高長得不好看的女生,雖然我戴500度近視眼鏡體重還超了10公斤,但是醜小鴨也可以去喜歡白馬王子吧? 那天,正好有排球聯賽,作為我們系的啦啦隊,我只給他一個人加油。我喊著他的名字,然後大聲喊,加油!當一個隊員扭傷了腳下場時,我們系只剩有五個人,我揚了揚手說,教練,我可以上嗎? 大家都看著我,以為這是愚人節的又一個玩笑,我上了場,幾個妙傳和發球之後,康為回過頭對我打了一個勝利的手勢,我差點流了眼淚,是為了他,我才學會打排球。 比賽後,排球隊長的他請我吃冰淇淋,而我跟他說的第一句話是:嗨,吃粒薄荷糖嗎? 他愣愣地看著我,我很得意地一笑說,我愛你,你不知道吧? 接著他哈哈笑了起來,看,差點上你的當,今天是愚人節。 我也笑了,然後伸出了手:我叫貓貓。 這也是假的,他說,誰會叫貓貓?他不知道,我的乳名就叫貓貓,而那個叫陳紫嫣的女孩子在十六歲時就發誓,以後,她要讓她最愛的人跟她叫貓貓。 把幸運複製,擴大,繁殖 康為畢業走了,整個校園顯得那樣索然而無味。我打聽了很多人,終於知道康為去了成都,他的她,成都女子。 兩年之後,我變得面目全非,個子從一米五八長到一米六三,人卻瘦了整整十公斤,我的眼鏡在到了成都一家外企之後就扔掉了,我戴上了博士倫,我的老爸老媽差點沒有認出我來。他們說,原來,烏鴉真會變鳳凰的。 說話真是難聽,我為誰來成都,我當然知道。 三個月後,我出現在康為的公司裡,兩年之後,他沒有認出我是那個打過替補的女孩子,那時我是短髮,我還戴500度眼鏡。當然,他更不會想起給了他一粒薄荷糖的女孩子,那個女孩子,現在口袋裡仍然有薄荷糖。 他生命裡的她,在他來成都一年後,跟他分開了。 我出現時,康為是廣告公司老總,與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三個月試用期,不合格走人。 我想,再次遇到他,找到他,並且看到單身的他,我已經足夠幸運,所以,我要把幸運複製,擴大,然後繁殖,到最後,一片一片全是我的幸福。 那時,正在握著一塊薄荷糖 情書第506封了,我裝到一個箱子裡,然後用專遞寄到了康為的手中。 那裡面的名字,是貓貓。如果他有一點點印象,他會記得,那年的愚人節,有一個叫貓貓的女生曾對他說,我愛你。 很顯然,那些情書讓康為有些蒙了,因為在我到他辦公室裡送文件時,我看到他看著那些情書發呆,見我進來他說,陳紫嫣,你暗戀過嗎? 當然!我說。我的聲音有點顫抖,但我不動聲色。 那天晚上,他約我去茶館裡喝茶。他問我暗戀一個人的滋味,我扭過頭去看了看成都的夜色說,就像那些春天的常春籐,總在纏繞,一直把自己纏得沒法呼吸了為止。 面前的康為,靜靜地看著我,你能告訴我你暗戀過誰嗎? 我笑著,將那杯蘭花茶一飲而盡,然後說了兩個字:不能。 康為,隔了三年,他沒有認出眼前的女子來,那個曾經在他面前捨了自尊說愛的女子,他居然沒有認出來。 但那天晚上是一個轉折,我和康為,常常會一起散步喝茶,他說,陳紫嫣,我給你個任務,你給我找到這個叫貓貓的女孩子。 那時,我的手裡,正在握著一塊薄荷糖。 三個月後,我留了下來,康為還在認真看那些情書,他常常和我說,我把一顆怎樣的玲瓏心丟掉了啊。 我笑笑,你要用心去找,也許真的還能找回來。 我能嗎?他問我。 能吧。我說,只要你真的覺得自己愛上了這個給你寫506封情書的女子。 你的口袋裡一定有薄荷糖 2004年愚人節。公司借了一個學校的運動場在開運動會。排球場外,我依然在給康為加油。 他今天明顯不在狀態,球怎麼發偏了。球往我身邊直飛而來,旁邊的女孩子早已嚇得四處逃散。只有我不慌不忙,雙掌併攏,朝飛來的球迎了上去。球穩穩的飛回到了康為的手中。 謝謝貓貓!他衝我喊。不用。幾乎是條件反射地,我答應了。然後我看到他的壞笑,他說,你上當了,貓貓。 我開始驚慌,手腳冰涼。他過來,看著我:我看了那情書三個月,每一個字都看得清楚,而你陳紫嫣的筆跡早讓我懷疑,只是你寫字太少,當時我就疑心是你,因為你的眼睛還是那麼純潔得如一潭湖水一樣,儘管你變得那麼漂亮了。所以,我今天的球是專為你而發的。一般會打排球的人在球過來的時候,都會下意識的雙掌併攏回擊,而不會打球的都只會手忙腳亂的用單手試圖將球擋一下。這更加證明了你就是當年那個會打排球的貓貓!現在會打排球的女孩子可真不多了。 還有,如果我叫你貓貓,你答應我,那一定是你。你說過,天底下只有三個人會叫你貓貓,你父母親,再有一個,是你將來要愛的男子。 我的臉一片緋。貓貓,你的口袋裡一定有薄荷糖,你在情書裡說,那是你給你愛的男子準備的。 說著,他把手插到我的口袋裡……這時我看到了康為的表情,古怪中帶著尷尬。天呀,我突然想起來,剛才換運動衣的時候,薄荷糖沒有放進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