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百無禁忌。無所不談,也別忘了給點鼓勵留個言喔!^^
  • 21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雙心水蜜桃

水蜜桃…一種水果,對我來說,卻是我的一顆 心……一份思念…… 國中一年級,和其他在台灣體制下的學生沒什 麼不同,除了唸書,還是唸書,每天聽著老師對我們說教,沒有好成績就沒有好出息;我,國中三年,都會是這樣無趣地過日子吧! 直到二年級,一個男孩子闖進了我生命裡,我沒想到,他這一闖,竟是一輩子..... 二年級上學期,他轉學來,新同學例行公事, 就是上講台自我介紹,我記得,那天,他大聲說著: 「大家好!我是沈煜陶。」 「什麼?水蜜桃?」我不禁大叫,然後,他轉頭定定的、冷冷的看著我,一字一字地對我說:「不是,同學,是沈煜陶。」 我到現在還記得,那參雜著些些的憤怒及厭惡的眼神,那一刻開始,我就認定他討厭我,沒辦法,誰叫我耳朵不好,就當我這麼想的時候,他居然朝我走過來,我心想:「慘了,他該不會要打我吧!」 我眼睜睜地看他走過來,筆直地站在我面前, 然後,他在眾目睽睽之下,右手拍上我的桌子,說聲:「妳呢?妳叫什麼名字?」 「我…我….」我只能瞪大眼睛看著他,說出這兩字。 「沒關係,我總會知道的」。他這麼說著,便走回自己的新座位,看也沒看我一眼,全班同學對他的注視,他好像一點也不在乎。 「雙心,妳還好吧?」 下完課,小甜緊張地問我,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兼同學,我們國小就同班了,感情自然特別好。 「還好、還好,只是嚇了一跳。」 其中我嚇了大概有三跳吧!長這麼大我還沒這麼害怕過,我是真的以為他會打我。不過發生這種事,以後也不可能會成為朋友吧!我是很喜歡交朋友的,不曉得為什麼,班上同學總不喜歡接近我,尤其是女同學,簡直視我為毒蛇,只有小甜是唯一肯與我交談的女同學,反而我跟班上男同學很好,很容易打成一片,所以我的朋友清一色幾乎都是男孩子,我並不在意,反正我還有小甜,更何況,我也不是個熱臉會去貼人家冷屁股的人,也不想花心思去改變這種情形。 十分鐘後,上課鐘響起,每個同學都已坐回自己的位子,我偷偷瞄了那位「水蜜桃」一眼,天呀!他居然也在看我,不同的是,他這次沒有走過來,我勇敢地迎接他的眼神,我覺得他這次的眼神也不同了,至少沒有了厭惡。 反而多了點……溫柔?! 「雙心,妳桌上有牛奶耶!」 隔天一早,小甜和我都看到我桌上有一瓶牛奶,我不知道是誰放的。 「可能是別人借放一下子,待會就拿走了。」 我隨口說說,不怎麼在意,然後第一節課過完,第二節課也過完了,怎麼…還沒有人來認領這瓶牛奶?我開始懷疑這瓶牛奶的來歷,怎麼會有人這麼健忘,一瓶牛奶也忘了拿,到了第三節課總該想起來了吧!問問坐在旁邊的同學,也不是他們的,我終於開始意識到這瓶牛奶該不會是給我的吧! 可是除了小甜,誰跟我交情好到送我牛奶,我馬上推翻掉這個想法,可是不是小甜,那……會是誰呢?就這樣過了三天,每天一早都有一瓶牛奶放在我桌上,我還是一樣,把它放在桌上一整天,放學再把它丟進垃圾桶。 「該不會有人暗戀妳吧!」 「妳別亂講!」 我已經被小甜糗了三天,還不曉得犯人是誰,我不太喜歡這種感覺,我在明處,別人在暗處。一瓶牛奶居然搞得我三天來上課心不在焉。 「沒關係,我就繼續丟,丟到人出現為止。」 到了第四天早上,一樣的牛奶同樣出現在我眼前,我已經沒什麼感覺了,第二節下課,我和小甜一起去洗手間,沒想到那位「水蜜桃」居然堵我們! 嗯~~正確的說,應該是堵我,因為他擋在我前面,幽幽的看著我。 「雙心,我有事先走了」 可惡的小甜,居然拋下我一個人走了,我對於這個拍我桌子的水蜜桃沒什麼好感,正想繞過他往前走,他突然說出一句話,讓我停下腳步… 「妳為什麼不喝牛奶?」他帶點責備的口吻問我。 「牛奶?什麼牛奶?」沒頭沒腦地蹦出這句話,誰聽得懂。 「就是每天放在妳桌上的牛奶啊!」 「喔~你說的是那個喔,我又不知道是誰的,怎麼能喝。」 「妳這女人!那是我每天一大早6點起床去買來放妳桌上的,妳居然不喝還給我丟到垃圾桶!」 「關你什……什麼?你說那牛奶是你放的,你幹嘛放牛奶在我桌上?」 「廢話!當然是要給妳喝的啊!」我只能說,他發火了。 「那你以後不要放了,我不會喝的。」 「我管妳的!我叫妳喝妳就給我喝!」 「可是…..」 「沒有可是!」說完,他就怒氣沖沖地走了,沒聽到我最後說的話。 「可是….我不敢喝牛奶啊!」 後來,每天一早,再也沒有一瓶牛奶等待我放學丟棄它,那是因為,我已經跟那位放牛奶的水蜜桃說我不敢喝牛奶了。 「妳早說嘛!」他笑嘻嘻地說。 「天啊!你居然是這種反應!你又沒問我。」 我只能在心裡犯嘀咕,不敢跟他說。不知不覺我和他熟稔起來,幾乎每天都聚在一起,下課時,他總是趕走坐在我前面的林建元,然後大剌剌地坐在他的位子上和我聊天,認真地聽我說話,他這舉動讓我很窩心,讓我覺得這世界上是有人認為我很重要的。其實他是個很好看的男生,我也聽說班上有女孩子喜歡他,有時候我會故意糗他。 「喔~萬人迷,怎麼還有空跟我說話!」他總是笑笑的,沒有說話。有時候,我會希望他只是我一個人的水蜜桃,可是我才14歲,沒有勇氣跟他說。 國中二年級的課業壓力很大,老師總是給我們灌輸考不上好學校就沒有好工作的觀念,我不太懂每天這樣死讀書有什麼用,看著教室外的藍天白雲,我真想趕快長大,長大之後就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可以在那片藍天白雲下遨遊,14歲的我只有這樣簡單天真的想法,長大之後,我很懷念14歲的自己。 我的成績還算不錯,段考總是維持在五名內,不過這可是我犧牲睡眠休息時間換來的,水蜜桃的成績也是班上五名內,只不過是倒數的;我從沒在他身上感受到課業壓力,他總是告訴我,青春只有一次,14歲只有一次,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在一堆沒用的紙上,老實說,我很認同,只是我沒有勇氣,14歲的我沒有勇氣去對自己的未來負責,所以我覺得他很自由,我很嚮往他自由自在的靈魂。 「水蜜桃,走,去合作社!」 聽到這聲音,我就知道是陳嘉維拉著水蜜桃去合作社。在水蜜桃還沒轉來之前,我跟陳嘉維根本不熟,雖說是同班同學,可是同班兩年,我們從來沒說過一句話。我對他的印象不是很好,因為一年級的時候我曾經親眼看過他拿起椅子往柯有傑身上用力地砸下去,然後椅子爛掉,柯有傑的眼淚一滴滴地掉下來。不曉得為什麼,他很喜歡跟水蜜桃膩在一起,久而久之,我和陳嘉維也比較有話講。班上同學開始懷疑起我跟水蜜桃的關係,連小甜也不例外。 「妳是不是跟水蜜桃在一起?」 「沒有,妳已經問過我八百遍了。」 「但是你們那麼好…...」 「沒有就是沒有!」 我不由得生起氣來,不知道是生小甜的氣還是自己的氣,看著水蜜桃的臉,突然心裡有點難過。後來有一天,班上同學王國賓突然跑來跟我說話,我很久沒和他說話了,很開心的和他聊了一會兒。 「喂!妳…要小心沈煜陶。」 「為什麼?」他的臉色很奇怪。 「反正,妳要小心他就是了。」說完他就走了。 「雙心,這星期天有沒有空?」水蜜桃坐在我前面,輕聲的問我。 「有啊!幹嘛?」 「陪我出去玩!」他輕輕摸著我的頭,笑笑的說著。 「不要,你找別人去。」 「不管,我就是要妳陪我去。」有時候,他的脾氣很像小孩子。 「好吧!你要去哪裡?」我無奈的問他。 「妳想去哪裡?」 這可問倒我了,國中兩年內,出去玩的次數少之又少,一時之間也想不到要去哪裡。我看著他充滿期待的雙眼,突然想到大海。 「我想去海邊。」我聽到自己這麼說。 「好,就去海邊!星期天早上我去接妳。」 然後,我開始期待星期天的來臨。 「哇~~好舒服的風喔!」 到了三芝的海邊,我很大聲說著。 「妳喜歡嗎?」水蜜桃很溫柔的問我。 「喜歡啊!這麼漂亮的海邊,誰不喜歡?」 「好!那麼以後,我一定常帶妳來。」他這麼對我說著,像是許下承諾。我點點頭,微笑的接受他的承諾。他拉著我坐在他旁邊,然後很溫柔的摸我的頭。我發現他很喜歡摸我的頭,我並不覺得討厭,也就任由他。 「雙心,以後沒有髮禁,妳留長髮好不好?」 「為什麼?」 「因為我喜歡長髮,而且,我想看看妳留長髮的樣子。」 「好!」 沒有猶豫,我一口答應。他很高興的牽著我的手,那是我們第一次牽手,然後我們就這樣靜靜地看著海面,直到黃昏到來。 「雙心,水蜜桃今天怎麼沒來?」小甜充滿疑惑地問我。 「我也不知道耶,他昨天還好好的呀!」 「你們昨天一起出去玩啊!」小甜賊賊的推了我一下,在我想說話的時候,水蜜桃就從前門走進來,而且……全身帶著傷,跟昨天簡直判若兩人,左臉上還一大塊瘀青,他沒有理我就坐回自己的位子,我馬上起身想問他到底怎麼了。突然有人攔住我,我仔細一看原來是王國賓。 「雙心,妳跟我出去一下。」 「等一下好不好,我有事要問水蜜桃。」 「我要跟妳說的,就是他的事。」這句話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跟著他走到走廊。 「雙心,我之前不是叫妳要小心他嗎?」 「對呀!那又怎樣!」 「妳剛才看到他的傷了吧!」我看了下坐在教室裡的水蜜桃,難不成…… 「我跟妳說,上個月我晚上回家的時候看到他和陳嘉維跟別人打架,他們兩個人拿著棒球棍拼命地往別人身上打,對方流了很多血還不鬆手,還把腳踩在別人臉上。」 「騙人!」我不相信。 「我沒騙妳,這是我親眼看見的,所以我才要妳小心一點,妳跟他那麼好,萬一被扯進去就糟了。」王國賓很認真的對我說,我知道他沒說謊,那麼……他說的是真的了。 回到教室,我愣愣地看著水蜜桃,他回頭對我一笑,就是那種水蜜桃式的溫暖笑容,這樣好看的笑容,我很想知道,他把腳踩在別人臉上時,腦中想的是什麼。 水蜜桃沒有忘記他的承諾,他真的常常帶我去海邊吹海風,有時候,他會點一根煙靜靜地看我在海邊玩水,我不喜歡人抽煙,跟他反應過後他也就真的很少在我面前抽煙。 「雙心,海浪變大了快回來。」我聽到水蜜桃在我背後響起的聲音,可是已經來不及一個大海浪突然在我眼前,我知道要趕快跑,可是我的雙腳根本動不了,連聲音都發不出來,我閉起眼睛準備被海浪捲走,突然有人大手一攬把我拖回岸邊。 「雙心!雙心!妳還好吧!?」 當我再度睜開眼,眼中映照的是水蜜桃焦急的臉。 「妳這笨蛋!妳知不知道妳在做什麼!」被他這麼一吼,我的懼怕就全上來了,鼻子一酸,眼淚就掉下來了。 「好了,好了,別哭了。」他抱著我,一手輕拍著我的背。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抱著他,眼淚還是不停地掉。 「妳嚇死我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好了,乖!沒事了!有我在。」 那天,在他的懷抱裡,我才覺得我是安全的。 對我而言,水蜜桃是很溫柔的,他不喜歡唸書,可是他會陪我去圖書館唸書,我不喜歡他抽煙,他就很少在我面前抽煙,總是偷偷地和陳嘉維跑到男廁去抽,我想去的地方,他都會帶我去,除了一個地方,那就是海邊。那天之後,他再也不帶我去海邊了。 「別想我會帶妳去海邊!」每次我要他帶我去海邊,他都是這麼一句話。 可是覺得他溫柔的好像只有我這麼想,班上同學看他的眼神越來越奇怪,我知道是什麼原因,因為他最近常常全身傷痕累累的來上課,連陳嘉維也是一樣,我問水蜜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總是吻我臉頰一下就三言兩語帶過去,我拿他沒輒。 他的上課時間從8點自動變成9點,9點以前他是不見人影的,我也已經習慣了,有一天到了9點我還沒看到他來上課,我開始緊張了,他不會發生什麼事吧! 「雙心!外面有人找妳!」黃信民臉色怪怪的跑來告訴我。 我往門口看去,看到5、6個男生站在外面,我沒想太多就往門口走去。 「妳就是雙心?沈煜陶的馬子?」其中一個人問我,不等回答就拉著我的手往樓梯走。 「放開她!」 我還搞不清楚狀況,就看到水蜜桃跟陳嘉維往我們這邊跑來,後面還跟著一堆人。 「哼!沈煜陶!你馬子在我們手上,我看你能多囂張。」抓住我手的人這麼對水蜜桃說著,其他人擋在我們前面,我終於搞清楚是什麼狀況了,原來我被當成人質! 「怎麼辦?我會不會拖累水蜜桃?」這是我唯一的想法。 「喂!你說話啊!」沒聽到水蜜桃說半句話,抓住我的人不耐煩了,我看著水蜜桃,居然看到了一個我不認識的人… 他眼中的溫柔完全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冰冷沒有任何感情的眼神,那一瞬間,我懷疑起過去半年來陪我唸書,輕聲呵護我的人是誰,不知怎的,抓住我的人鬆了手,雙方打了起來,然後,我被水蜜桃拉進懷裡。 「雙心!妳有沒有怎樣?」 「沒有!我沒事?I」 「別怕!乖!沒事了!有我在!」他還是一樣,對我說「乖,沒事了,有我在。」 水蜜桃,我不知道當你不在了,我會怎樣… 「雙心!雙心!別人只有一顆心,妳卻有兩顆心,妳的另外一顆心是誰的啊?」水蜜桃很喜歡笑笑的這樣問我。 「你明知道雙心不是我的本名。」 「沒關係,我喜歡雙心這個名字,妳說,妳的另一顆心是誰的?」 「不告訴你。」 「說嘛!」他拉著我的衣服,撒嬌的問。 「好啦!」我真討厭我自己,總是拿他沒辦法。 「我把我的另一顆心取了一個名字,我的另一顆心,叫做水蜜桃!」 他得到滿意的答案,一樣,還是很溫柔的摸我的頭,我的頭髮長了一點,現在,他也會拉我的頭髮。 沒錯,所以水蜜桃,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另一顆心,沒有你,我只剩一顆心,不再完整,你是我身體的一部份,是我的心。 「雙心,我知道妳喜歡海,妳願意再等一下下嗎?再等我一下,等我再長大一點,然後我們可以一起住在海邊,我讓妳每天聽海浪聲,每天吹海風,我會看著妳,不會讓妳被海浪沖走,我會一輩子保護妳!」 「好……」我點點頭,記住了他的承諾。我會等…我會等的….. 「雙心!快!快跟我走!」 我正想問陳嘉維為什麼水蜜桃還沒來上課,他拉著我的手就急忙地往門口走去。 「幹嘛?發生了什麼事?」我覺得陳嘉維很不對勁,我從沒看他這麼慌張過。 「跟我走就是了。」 他拉著我往校門口去,完全不顧我的掙扎。 「你幹嘛?不用上課啊!現在是上課時間耶!」 「還上什麼課?水蜜桃現在在醫院急著要見妳!」 「醫院?!水蜜桃現在在醫院?」我緊張地問陳嘉維,他沒回答,拉著我跑到路口招了台計程車,推了我上車之後他自己也跟著坐進來。 「陳嘉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水蜜桃會在醫院?」 「我們….我們昨天晚上十幾台車在堤防飆車,水蜜桃飆在最前面,然後…」 「然後怎麼了?」 「然後…突然一隻狗從旁邊跑出來,水蜜桃為了要閃那隻狗,機車失去平衡,撞到旁邊車道的汽車,人飛了出去……」 …我的腦中突然一片空白,接著浮現的是水蜜桃全身是血躺在路上的畫面。 「醫生說他傷得很重,可能…..可能…..」 陳嘉維已經淚流滿面。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一定是陳嘉維騙我的,等一下,水蜜桃就會突然跳出來對我說:「哈哈,騙妳的!」 我想起水蜜桃對我說的那句話:「乖!沒事了!有我在………」 到了醫院,我終於相信一切都是事實,我看著病床上的水蜜桃,床邊還有他的哥哥。水蜜桃躺在病床上。眼睛閉著動也不動一下,我開始害怕地掉眼淚。 「水蜜桃…我是雙心…水蜜桃….」大概是聽到了我的呼喚,水蜜桃慢慢地張開眼睛,溫柔地看著我。 「雙心…對…對不起…我可能..不能…和妳一起…住在海邊了…」他氣若如絲地說著。 「你….你不能丟下我…沈煜陶!你聽到沒有!你不能丟下我!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心啊!」我不斷地搖著他,希望能搖醒我的心。 「雙心,妳別這樣。」陳嘉維把我拉離水蜜桃,我拍掉他的手,坐回床邊。 「雙心….妳..也是..我的心,我唯一的心…….」水蜜桃抬起他纏滿砂布的右手,輕輕地摸我的頭,那麼輕、那麼溫柔。然後..他的手慢慢地放下,眼睛慢慢地閉上,再也沒有張開….我知道,我的另一顆心,已經走了……. 「這是他的房間。」水蜜桃的哥哥帶我到他的房間。 「我知道妳的存在,煜陶跟我提過,他說他遇到一個女孩子,那個女孩子有兩顆心。我跟煜陶從小相依為命,雖然他不喜歡讀書,可是他是個好孩子,遇見妳之後,他變乖了很多。」 我走進水蜜桃的房間,床邊擺放一個相框,我拿起相框一看,裡面放著我和他的合照。 「妳慢慢看,我先出去了。」 水蜜桃的房間不大,沒有什麼東西,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個衣櫃;衣櫃旁有一個盒子,我打開盒子一看,再也控制不住地大哭起來….. 盒子裡面放著三瓶牛奶,那是一年前我已經丟到教室垃圾桶的牛奶。 水蜜桃每天一大早為我買的牛奶…. 原來…..他在我丟掉之後再把它們撿起來…. 原來…..被人捧在手心疼是這種感覺…… 原來…..愛情是這種滋味….. 這麼甜….這麼酸….. 像極了水蜜桃的味道….. 海風呼呼的吹….吹走我的一顆心…. 我以為那顆心….會陪我一輩子…… 「老闆!有沒有水蜜桃?」 母親的一句話,將我的思緒拉到了6年前。 依然記得,那一年,水蜜桃拍我的桌子…… 依然記得,那一年,水蜜桃輕輕的摸我頭… … 依然記得,那一年,水蜜桃溫柔的眼神….. 依然記得,那一年,我失去了我的另一顆心….. 「吃看看甜不甜。」回家後,母親將一顆水蜜桃放到我的手中,我看著手中的水蜜桃,咬了一口,眼淚掉了下來。 「怎麼了?思惠?妳怎麼在哭?很酸嗎?」母親見我流淚,錯愕地問。 「沒有…很甜….真的很甜……」 「那妳哭什麼?」 我該怎麼說明? 我吃的,是思念….是我的一顆心…….. 「對了!妳幹嘛放三瓶過期牛奶在房間裡?日期還是6年前的。」 我沒有回答母親,自己走回房間,拿起那三瓶牛奶感受水蜜桃曾經把手放在上面的溫度。 我摸摸自己的長髮….. 啊……明天剛好是星期天…. 帶幾顆水蜜桃去看看沈煜陶吧…. 順便告訴他,請他要等我…. 沈煜陶,你要等我,一定要等我!總有一天,我們會再相聚! 然後,我們可以一起住在海邊,每天吹海風….. 海風呼呼的吹……..吹走我的一顆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