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百無禁忌。無所不談,也別忘了給點鼓勵留個言喔!^^
  • 21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靈魂裡ㄉ胖女孩

我知道自己一直在變胖。 單單一個彎腰穿鞋的動作,我的手與腳彷彿得經過千山萬水,才遇得到彼此。 『哪個男生會希望女朋友的體重和自己一樣?抱都抱不動。』 為了讓我覺悟,男友不惜用這樣的話來刺激我…… 窗外的陽光落在我手中的文件上,輪到里仁跟客戶做簡報,他正滔滔不絕的說著。 我們當同事已經半年了,一開始,兩人完全不對盤。 那天我才剛坐上位子,里仁就靠到我身邊:『咦……原來妳這麼年輕,前幾天看妳面試時穿的那件套裝真夠老氣,我還想今後要跟歐巴桑共事了呢!』 才第一次見面就說這樣的話,懂不懂禮貌嘛!我有些不高興。  忽然,角落裡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妳別介意呀!里仁就是這麼口沒遮攔,一開口全天下的人都被他得罪光了。』 不理會里仁的抗議,女孩往我這裡走來,看著她勻稱的骨架與身材,我忍不住心底暗暗讚嘆。 『我叫蜜蜜,公關部的。』她和善的伸出手。 『我是子美。』我握住蜜蜜的手,慶幸除了里仁,這公司仍有個正常人。 里仁在上頭越說越起勁,客戶的臉上漸漸浮現滿意的神情。 他悄悄的跟我眨一下眼。 看來,他也覺得這個案子是成交了。 只是,我卻沒有絲毫的喜悅。 看著落地窗反射出自己的樣子,臉型、肩頸、以及擠在一起的腰腹 ……整個人呈現一種渾圓的線條,我感到十分沮喪。 從大樓走出來,正好是午餐時間,我魂不守舍的跟著里仁走進餐廳。 『幹嘛,發什麼呆?』里仁推了我一下。 『沒事。』 我看著盤子裡的食物,一點胃口都沒有,我叉起整塊牛排:『這給你好不好?』 『那妳吃什麼?』里仁好奇的看著我。 情緒低落的我,乾脆放下刀叉:『我不餓,喝水就好了。』 我才拿起水杯湊到嘴邊,就被里仁一把搶了過去,他皺起了眉:『正餐不吃,喝什麼水?』 『少管閒事。』我搶回了我的水杯,眼眶忽然一陣潮濕。 少一根筋的里仁還在一旁嚷嚷,說我態度很差,我沒心情聽他數落, 只是別過頭去,望著外頭的陽光,晾乾差點掉下來的眼淚。 我知道自己一直在變胖。 單單一個彎腰穿鞋的動作,我的手與腳彷彿得經過千山萬水,才遇得到彼此。 俐落的牛仔褲老是剛好卡在膝蓋上,就再也上不去。 還有,一個無所不用其極,明示加暗示我可以再瘦一點的,男友。 『哪個男生會希望女朋友的體重和自己一樣?抱都抱不動。』 為了讓我覺悟,男友不惜用這樣的話來刺激我。 『你怎麼不說是自己太瘦了,哪個女生會想和骷髏一起逛街的,我也希望有個強壯的男友呀!』沒想到自己突然說出這麼惡毒的話。 我覺得好難受,胖女孩和瘦男生的戀情,難道只能擁有彼此的訕笑。 緊緊捧著水杯,我沉默在昨晚兩人吵架的情境中。    『喂!可別告訴我妳想學那些趕流行的女孩一樣,減那什麼肥?』里仁的話突然清晰起來,刺進我耳裡。 我愣愣的看著他,一臉茫然。 『你覺得呢……』我問他:『你覺得我需要嗎?』 聽我這麼一說,里仁停住手裡揮舞的刀叉,裝出認真表情,將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嗯……妳的確不算瘦,肉肉的。』他伸手捏我臉頰,以為自己很幽默。 我甩開頭,甩開里仁的手,十分懊惱:『所以你也這麼認為了。』 『哎!』里仁頓了一下,擺出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我覺得……有什麼好減的,我呢……我最討厭人家減肥了。人哪,心好最重要……我覺得妳這樣就很好呀!』 真讓人感到意外。 難得的一次,里仁說出了好話。 ● 我是胖的。終於這麼告訴自己。 晚上,男友跟我提出分手,他說:『是我的錯,我太虛榮了。只是我沒辦法,真的沒辦法壓抑自己的渴望…..想要有個好身材的女友……我是真的喜歡,以前的妳。』 以前的我? 整個晚上,我蜷曲在窗旁茫然地望著天空,反覆思索著這句話,直到天亮。 昨晚就該流下來的眼淚,在此時落下來。 他喜歡的是,以前的我。 那麼……現在的我呢?不再值得被喜歡了嗎? 我趴在地上,找出床下的體重計。 有一年沒用了吧!我心想。 恍恍惚惚的,我站上去低頭看向迅速爬升的指針,心底震動了一下……足足多了十五公斤! 因為這十五公斤讓我失去了愛情。 無意識的,我將指針越過零的刻度,往前調,像調回過去的時光。 又再次站上去…… 五十,我微笑起來,指針穩穩指向五十,是當初被愛時的重量。 『愛情果然是斤斤計較的。』我嘲笑自己。 一想到這裡,我緩緩蹲下來將臉埋在膝蓋間,然後,聽到自己發出失望的哭聲。 不知過了多久,在斷斷續續的哭泣裡,似乎有什麼聲音在不遠處響起,腫著眼抬頭看了看,才發現是自己的手機鈴響。 『喂……』我整理了一下情緒,卻仍能感到聲音微微顫抖。 『睡死啦!』是里仁的大嗓門:『妳已經遲到了,知不知道。』 『嗯,睡過頭了。』我虛弱的回答。 電話那頭的里仁沉默了一會兒,像發現什麼:『怎麼了,聽起來鼻音好重,是不是生病了?』 『沒事,我馬上就到,幫我跟經理說一聲,好嗎?』我簡單的回應他。 『那……動作快點喔。』他若有所思的掛上電話。 才剛走進辦公室,我和正要出門的蜜蜜撞個滿懷。 蜜蜜看著我,二話不說便拉我到門外:『剛剛哭過啦?』 蜜蜜的敏銳讓我無所遁形,我抱著她再度掉下眼淚,告訴她發生的事。 沒發覺里仁已走了出來。 『怎麼了?』他突然出聲。 我擦擦眼淚,不知該怎麼回答。 『沒事,我們只是在討論昨晚的影集,唉!那劇情太令人感傷了。』 還是蜜蜜機靈,隨便編出個理由打發一臉狐疑的里仁。 從那天之後,我下了個重大決定……開始減肥。 為的不是追回男友, 而是要減去那被羞辱的感覺。 『我以前用的這個方法挺有效的。』唯一知情的蜜蜜,給了我一份食譜。 『還有……』她提了一大袋減肥書,悄悄放在我桌子底下。 『喂!蜜蜜……』 看到我們竊竊私語,里仁忽然開口:『妳不要教子美有的沒有的。』 『你知道我們在說什麼!沒搞清楚狀況,別亂說話。』蜜蜜得意的回嘴。 『每餐都只吃一點點,老是喊餓喊暈的人,還敢教人減肥,用健康一點的方法吧。』 原來里仁全都聽到了,他將手枕在頭上一派輕鬆的說:『其實也不用那麼麻煩,胖久了就會習慣。』 我和蜜蜜不約而同的盯著他,露出怨恨的表情。 ● 除了蜜蜜提供的資料協助, 我自己也發狠砸錢加入了健身房, 每天、每天,下班後定時報到。 當我踩在滑步機上,感覺 到身體在滴水, 我幻想著重量也跟著滑落…… 一天,接近深夜,我從健身房出來,遇到了里仁。 『幹嘛這麼晚了還不回家?』里仁問我。 『我在樓上運動,一整個晚上。』我抬頭指著上面,里仁也跟著我往上看。 忽然間,里仁問我:『幹嘛,最近有心事啊!』 我搖搖頭往前走,並不準備讓他知道我的事。 晚上的風很涼,路上的車子也少了許多,里仁走在我身旁,安靜了一段時間才又開口:『還沒吃晚餐吧。』 『剛運動完不能吃東西,會胖得更快。』我轉身,笑著回答他。 『胖、胖、胖……妳怎麼現在滿口都是這個字。』 里仁忽然一臉嚴肅:『難道妳沒有別的事好關心了嗎?』 他說話的口氣,好像我得罪他似的。 我對他發的脾氣感到莫名其妙,直直看著他。 此時我們正好就站在一座小夜市入口,叫賣聲、人潮的喧嘩聲,更增加我們彼此的敵對氣氛。 『妳自己看……』里仁隨手指向一個女孩,大聲說:『瘦就一定好嗎!像她,那雙細得要命的鳥腿,不只難看,不小心跌倒還怕骨折。』 我氣呼呼的往他指的方向看,看那女孩正被他男友萬分疼愛的緊緊擁住。 突然,我感到頭皮發麻,視線一片 模糊,擁著女孩的不就是……我的前男友。 瘦男孩終於找到心目中的瘦女孩了。 我一時無法面對這樣的場景,只能紅著眼抓住里仁:『我們走好不好,拜託,我們離開這裡,好不好……』 我勉強忍住要掉下來的眼淚,終究還是失敗了。 我趴在里仁胸前,哭得他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離開的,只是當我再度抬頭時,我和里仁已經在一個小公園裡,此時,他異常的沉默。 『他是妳男朋友?』里仁比我想像中聰明。 『已經不是了,因為……你認為難看的細鳥腿,一直是他想追求的最愛。』 我摀著臉,覺得頭好痛。 里仁拍拍我,低頭問我:『所以妳才希望自己能瘦下來。』 他這麼一說讓我更是百感交集,像個孩子一樣,我又抿著嘴哭起來。 『那女孩比不上妳,他會後悔的。』里仁摟著我,安慰著。 『真的嗎?』我看著他。 里仁點點頭。 深夜的公園裡,只剩下我們倆在搖椅上晃著,我感覺到心情漸趨平靜。 『對了,你下個禮拜不是要到日本出差?』 不想一直沉溺在自己的情緒裡,我問里仁工作上的事。 『是呀!三個月,好像有點久。』他並不是那麼想去。 『別這麼想,這是個好機?|,不如,出國前我們找蜜蜜一起聚聚,替你送行。』我提議。 『又不是不回來,別搞得太誇張。』他開朗的笑著。 『那就請你看電影好了』我聳聳肩。 『什麼……連一口吃的都沒有,未免太小氣!』里仁抗議。 我面露難色:『你知道的嘛!我現在,是非常時期,能少吃就盡量……』 里仁皺著眉,萬分無奈:『妳這樣不行啦,總有一天會出問題的。』 我摀著耳朵,耍賴的對他傻笑,對於里仁所有的訓示,完全不予回應。 ● 我和蜜蜜狼狽的跑到電影院時,里仁的臉已氣得鐵青。 『到底有沒有誠意呀!說要請客送行,現在電影都開演五分鐘了,妳們人才趕到。』他扯著喉嚨。 里仁盯著我手上的購物袋,沒好氣的問:『可惡,是不是shopping忘了時間?』 『才不是……』我辯解: 『前幾天買的衣服太寬了,今天換小一點的。』 他打量著我:『瘦啦?』 『嗯!有點進展。』我開心的點頭:『不過麻煩的事來了,以前光靠目測就可以買衣服的功力,現在已經不管用,老出差錯。』『可能是,那個胖女孩還住在我的靈魂裡。』 我開自己的玩笑:『不過,她很快就會搬走了。』 『好了,快……』蜜蜜拿了三張票跑過來,打斷我們的談話,硬將我們推進電影院。 黑暗中,里仁就坐在我身邊,大螢幕反射出的亮光,映在我們臉上。 那是一齣談飲食與愛情的電影,畫面上出現一道道美味的料理,我眼睜睜看著廚師將大塊羊肉放入鍋裡熬煮,忍不住嚥了一下口水。 沒吃晚餐的我餓了。 廚師灑上香料,低頭聞了起來。 我也跟著深深吸一口氣,忽然覺得頭暈暈的,窒息的感覺整個襲上來。 里仁似乎發現了我的不對勁,搖搖我,我忽然覺得眼前一黑…… 當我張開眼睛時,發覺自己正躺在電影院外的長椅上。 『醒了,醒了。』 一個好像電影院裡的工作人員,在一旁嚷嚷:『還好剛才護理站的人說,只是一時血糖過低。』 我爬起來,蜜蜜說要去買水給我喝,叫里仁看著我。 看我沒事,所有的人都離去,我感覺到里仁的怒意,我說:『不好意思……』 『果然不出我所料,出事了吧!』他終究還是開罵了。 因為自己帶給別人麻煩,我只能儘量忍著。 『有點志氣好不好,幹嘛為了一個男人搞成這樣。』他再度刺中我的痛處。 我終於火大了,管不了他先前幫過我多少忙,我憤怒的喊著:『你懂什麼,你又不像我,從來不用擔心自己會變胖,我也不想這樣呀!不然你老實說,像你這種瘦瘦的男生,會喜歡像我這樣的女朋友嗎……』   我豁出去了,把自己多日來的委屈全部拋出,不管會不會被人訕笑。 『誰說不會!』 里仁脫口而出:『不是所有男人都像他一樣,如果妳問我,我會告訴妳,我就喜歡肉肉的女生,像妳這樣的女生。』   我愣住了,正好走過來的蜜蜜,也愣住了。 『你才不會。』 我忍住眼淚:『如果有這麼一天,一個胖女生和你走在一起,顯得越來越不搭調時,你就會不這麼說了。』我又羞又氣的轉頭跑開,留下蜜蜜和里仁。 第二天上班時,里仁已上飛機,在前往日本的路上。 『子美,我們換別的方法吧,我覺得那減肥食譜不保險。』蜜蜜表情沉重的靠近我,好像她犯了錯。 『不是妳的問題。』我感到抱歉。 為了幫我,身邊的朋友像捲入一場是非。 『子美。』 蜜蜜似乎有話要說:『我昨天跟里仁談了很久……我覺得,如果有空妳可以打電話給他,或許……你們該好好聊聊了。』 我對她尷尬的笑笑,心底感到沉重。 里仁不在的日子,我依然每天運動,只是不再刻意節食。 每隔一個星期,我都可以將體重計再調回來一點,讓站上去的重量保持五十,雖然離歸零還有一段距離,但是我知道一切只是時間問題。 終於,在里仁離開的第三個月,我打了通電話到日本。 『對不起,那天,我不是故意要把氣出在你身上的。』我終於道歉。 電話那頭沒有了聲音,我喊了里仁一聲,他才有回應,里仁的語氣變得有些猶豫: 『妳記得我那天說的話嗎?我……我是說真的。』 『等你回來再說,好不好。』 我還沒整理好自己的思緒,無法這麼直接面對,只能打斷他的話。 我們都掛上了電話,在各自的心事裡。 ● 體重計終於歸零, 站了上去,指針停在五十,看著自己又回到當初被愛時的重量,心裡異常激動。 我知道,自己已經不再是那個被遺棄的胖女孩了。 一早上班,蜜蜜便笑盈盈的拉著我:『子美,我又替妳找到一種新的祕方,讓妳從此不會擔心害怕,就算復胖也不用煩惱了。』 『我想,我暫時不需要。』我婉拒蜜蜜的好意,害怕電影院事件再度發生。 『預防勝於治療嘛!反正一點副作用也沒有,好啦,就這樣說定了……』 蜜蜜賣著關子,對門外喊了一聲:『喂!可以出來了。』 我看著從外頭慢慢走進來一個人,詫異得張大了嘴,是里仁,只是……他比當初離開時壯碩許多,完全不是那個瘦削的男生了。 『我想了很久,才想到這個辦法……』 里仁走到我面前:『其實妳不用變瘦的,只要我比你重許多,重到讓妳很難超越我,一切都沒問題了。』 『你……』我說不出一句話,眼淚哽在喉頭。 『妳現在很美,但是我還是想問……』 里仁看著我:『住在妳靈魂裡的那個胖女孩還在嗎?如果可以,能不能請她不要搬走。』 『為什麼?』我記得那晚的對話。 『因為……我喜歡她的時候,她就是那個樣子了。』里仁肯定的說。 我看著他,滿心感慨, 原來……這麼久的時間, 我始終沒看清自己,被愛時的重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