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百無禁忌。無所不談,也別忘了給點鼓勵留個言喔!^^
  • 217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情人節

二月微寒的夜,帶點冷清卻又潛藏著沁人心肺的溫暖。街上的行人往來穿梭,或拉起大衣的領子,或將圍巾扭捲在脖子上,無論是拉起大衣或捲起圍巾,他們的共同的目的就只有一個────禦寒。 好冷啊,今天。 我看著遠處不斷移動的小人點,處在溫暖室溫下的我,不禁同情起街上的行人來。這些人為什麼還不回家呢,難道他們就打算這麼遊晃到天亮? 「終於快下班了,我男朋友可等慘了。」 我聽見護理站的護士發出長吁聲,一副謝天謝地的模樣。 「情人節還得值班,真是非人待遇。」 快下班的護士喃喃抱怨道,引來另一個護士的贊同。 「妳還算好哩。」那個護士說。「有人就算快下班了也沒人等,比妳更慘。」 「妳是說徐醫生?」 我一聽見她們談論的人是我,我的耳朵立刻豎得尖尖的,活像書裏的福爾摩斯那般敏銳。 「不是她還有誰?」那個護士又說。「妳還記不記得去年的今天她失控的模樣?」 「當然記得。」另一個護士顫聲回答說。「我從沒看過徐醫生那個樣子,又是哭又是吼的,好像瘋了一樣。」 她們說的是去年的我,那時我的確就她們說的那樣,毫無理智。 「不能怪徐醫生。」那個護士再說。「要是我的男朋友也和徐醫生的男朋友一樣死在我面前,我可能也會瘋掉。」 「噓,小聲一點。」另一個護士像是突然想到似的噤聲。「她還沒有下班,當心被她聽到。」 兩個人這才想到隔牆有耳,可惜已經來不及了,倒楣的我恰恰隔著一張帆布牆,聽完了整段對話。 「徐醫生,妳怎麼站在這兒?」 正當我猶豫著該不該出去的時候,身後突然出現另一個趕著下班的護士,逼我現出原形。 於是,我只好尷尬的站出來。 「我等打卡。」我假裝沒事地瞧著一直討論著我的兩位護士,她們臉上的紅暈自然美麗,比情人節巧克力禮盒上裝飾的彩帶還要豔粉。 「早就下班了,妳不知道?」剛趕到的護士一臉怪異的看著我,似乎懷疑我的聽力。 「我沒聽到鐘響。」只聽到她們的耳語。 「徐醫生,妳一定是忙過頭了。」最後到的護士搖搖頭,笑著拿起卡片插入打卡鐘,接著跟我道別。 「明天見,情人節快樂。」打完卡後她揮手。 「情人節快樂。」我也揮揮手,並且一點也不驚訝其他兩個護士也跟著跑,她們早想走了。 也好,我也想早點回家,雖然已經沒有情人在家等我,可是至少有一隻貓等著我餵,懶惰不得。 笑一笑,也拿起卡片,我隨手打下今年情人節最後一個空格,正式結束今天的工作。 一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餵貓,我已經忘了是從何時開始養貓了,好像是從去年的情人節開始吧!當時的我就和被人遺棄的貓一樣,眼底充滿了無法克制的驚慌,只是貓不會哭,我會,僅此差別而已。 「妳給我乖乖的把這些牛奶喝完,否則,我扒妳的皮。」在貓盆裏注滿了牛奶以後我威脅我的貓,牠叫克麗絲汀,是我依我最討厭的英文老師的名字取的,當時我也不知道我的腦子在想什麼,反正就是取了。 所以,牠就叫克麗絲汀,我最討厭的英文名字。 克麗絲汀喵了一聲,表示牠聽見了,只不過牠的眼神很哀怨,彷彿在抗議我的霸道。 霸道啊…….. 看見克麗絲汀的眼神,想到這個字眼,我不禁也一併想起一道熟悉的身影,帶著不以為然的眼神,站在我的面前。 一年前的今天,情人節的中午,我約了我的男朋友出外吃飯,順便向他抱怨。 「今天是情人節,你怎麼沒有送花給我?」我們一碰面我就向他施壓,只見他挑眉。 「幹嘛送花給妳,妳又不是我的誰。」他相當不給面子的戳破我的春秋大夢,要我別臭美了。 「那…..至少也該給我張卡片吧!」我嘟起嘴抗議,心裏多少有點不是滋味。 「知道了。」他大翻白眼。「待會兒吃完飯回去,我寄張電子卡片給妳總可以了吧!」 電子卡片,聽起來很冰冷,不過他就是這樣。 「一定要寄給我哦,我等著。」我十分興奮的咧嘴微笑,打算在下午回醫院上班之前先溜回家一趟開電子信箱收信,雖然可以想像他用的絕不會是什麼浪漫字眼,可是我仍然相當期待。 「真受不了妳們這些女人,過什麼情人節!」他邊嚷嚷邊低頭吃飯,見他這般不甘心的模樣,我忍不住又和他吵起來。 「你真的一點情調也沒有耶,你沒看日劇嗎?」明知他忙得沒空看電視,我還是想跟他吵架。 「日劇?」他一副我很無知的樣子,接著又低頭吃他的東西。 「我只看DISCOVERY。」他又說,氣得我連忙把他的餐盤拿開。 「你的人生真無聊。」我朝他做了個鬼臉。「前陣子才播過的日劇就很好看,你應該多看。」 「哦,那齣日劇叫什麼?」他才不信戲劇中的愛情,他總說那是胡扯。 「叫『百年物語』。」我很高興的回答。 「裏面都播些什麼垃圾劇情?」他一副無聊的樣子,招來女服務生要咖啡。 「什麼叫垃圾,你講話客氣一點好不好?」我氣死了。「那齣戲很感人,而且主題歌曲也很好聽,曲名叫 only love 是娜娜唱的。」不過我懷疑他知道娜娜是誰。 「娜娜,我知道。」他還當真知道。「一個希臘女人,唱片貴得要死。」 他說的沒錯,她的CD一片至少要四百元,是很貴。 「她的歌聲值得。」雖然私底下我也滿認同他的說法,可我就是嘴硬。 「隨便啦。」他低頭看錶,剛好這時咖啡也來了。 「給妳五分鐘的時間把劇情講完,聽完了我就要走人。」 五分鐘哪夠?不過我還是很努力的在五分鐘內扯完了六個鐘頭的劇情,說完了之後順便搶了他的咖啡喝。 這個劇情大致上很簡單,是敘述一百年間有關於三代女性的愛情故事,從一九零一到兩千年,每一代女主角都是由同一個人演的,分別演出大正、昭和,以及平成三個時期不同的愛情故事,很能賺人熱淚。 「這有什麼好感人的?」聽完了故事,他說。 「你不認為每一代的故事都很棒嗎?」我反駁。「要是我有這個編劇功力,我一定不當醫生,改行寫劇本。」 「要是妳當編劇,那齣戲一定沒人看,電視台正好可以趁此關門。」 他也很快的反駁回來,差點沒把我氣死。 「我先回去上班了,你快點把卡片寄來!」 隨便丟下這句氣話,我隨後掉頭回家,連咖啡都不喝了。 才進家門,我立即打開電腦連線,對著空無一物的信箱發呆,腦中不由地回想起我和他的相識過程。 說起來或許沒人相信,我和我的男朋友竟然是鄰居,而且是家近到可以爬牆越過去的那一種。從小,我們就很愛吵嘴,總是一天到晚吵個不停,從來沒休戰過。 我還記得,那一年剛搬到鄉下,人生地不熟的,習慣大都市生活的我實b很難適應鄉下的簡單生活,一放學就發呆,每當那時候,他一定跑來找我、鬧我。 「妳幹嘛發呆?」他總愛拉扯我的頭髮。「妳發呆的樣子醜斃了,不過妳笑的時候也漂亮不到哪裏去。」 換句話說,我就是醜,很醜。 「你才是醜死了呢!」我從他手中拉回我的頭髮。「你嫌我醜,就不要過來啊,幹什麼來我家?」 「沒辦法,我家就住在妳家隔璧。」他說的理直氣壯。 「那我搬家。」我惡狠狠的撂話,隔天便找來好多白色的石灰,在地上畫了一條線,不許他越界。 那年,我們同為小學五年級,彼此看彼此不順眼,都恨不得對方搬家。 而後,五年過去了,我們都沒搬成家,而且很不幸的考上同一所高中,還好死不死的分在同一班。 「你們就是有名的那一對!」 全校師生每次見到我們都會來上這麼一句,硬把我們湊在一起。 「我們不是。」我每次都忙著澄清。「我和他只是住在隔璧而已,大家不要誤會。」 那時我真恨死了我父母,沒事幹嘛挑他家隔壁搬。 「拜託,我的水準沒這麼低好不好?」他的嘴還是一樣臭。「誰會要她當女朋友,又不是不長眼睛。」 「是啊,你的眼睛反正是長在頭頂嘛!」我也不客氣,他這人真的很討厭。 「總比妳長在下面好。」他也不甘示弱的暗指我的眼光不好,當時我正暗戀另一個學長,而學長的長相可比他差多了。 「哼。」 我氣得掉過頭不理他,不把他的諷刺當一回事,可我萬萬沒想到他的諷刺之下另有含意,沒多久我就發現到了。 就在我為學長用情不專掉淚的那一天,他悄悄的遞過一條手帕,一臉尷尬的把我拉進他的胸膛粗聲粗氣的安慰我,叫我不要哭。 「早告訴妳過他不好的嘛,妳偏不聽。」 他氣呼呼的罵我,我卻是被罵得莫名其妙,他根本沒說過這句話。無論如何,我還是在他懷裏哭了一夜,並從此改變對他的觀感。 我和他之間有了奇妙的轉變,我們還是一樣照常吵架,照常針鋒相對,可是漸漸地,我發現他看我的眼神不同以往,而我,也時常為他的接近臉紅心跳,我們心底都很明白;我們喜歡上對方了。 即使如此,我們嘴裏還是不說。就算我們時常克制不住偷偷接吻,就算我們對彼此的一舉一動都很在意,可是我們就是不說,誰也不肯先承認愛意。 時光就在彼此的拉距戰中飛逝,很快地,我們不得不面對升學的問題,同為自然組的我們選擇了不同的道路,我選擇學醫,而他選擇理工,兩人就此分開。 可是,我們終究還是分不開。父母為了怕我們在台北沒人照應,硬是把我們租在同一棟大樓,於是我們又成了鄰居。 成了鄰居,我們自然還是一樣吵嘴,只不過吵著吵著就吵進房,有時還吵到床上去。 好吧,我們是發生了肉體關係,可是對我們的實質關係幫助不大,我們還是一樣不肯說愛彼此,甚至連情人節都不曾一起渡過,直到有一天的情人節晚上,他看見我和別的男人一起共進晚餐,才在我回家的時候等在我的房門口,要死不活的告訴我,以後情人節別跟其他人出去,他會帶我出去吃飯。 我不得不說,他很自大,也不得不承認,我很沒志氣。總之,我點點頭,默認他的要求,往後我們的情人節都是一起渡過,一直到我畢業,他就業為止。 畢了業,我順利考上醫生執照,開始當起實習醫生。他則和人合夥搞了一家小小的電腦公司,幫人設計程式,兩人各忙各的,更沒有時間談愛了。 三年後,我終於升為正式醫生,而他的事業也做的有聲有色,各自搬到較大的公寓,從此分道揚鑣。 不過,表面上雖是分道揚鑣,可實際上我們還是在一起,每年的情人節都一起渡過,只是一年渡得比一年更沒意思,因為他從頭到尾都不肯說愛我,就算我再怎麼暗示他都一樣。 再次面對空白的信箱,我注視著螢幕好一會兒,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很大的火氣。 嘴裏不肯說,信又不肯寄,他到底是什麼意思?把我當做什麼? 於是我帶著十足的火氣,撥他的手機。 「喂?」他接起電話。 「我沒收到卡片。」我馬上顯示我的不悅。 「妳沒收到?」電話那頭似乎很忙。「但是我已經寄了。」 他真的很忙,但我不管。 「我就是沒收到,你再寄一次。」最近我的信箱老是出問題。 「好吧,我再寄一百次,這總行了吧!」 他說得不耐煩,而我聽得不爽,這像是情人間的口吻嗎? 「隨便你,你最好不要寄來。」我越想越生氣。「晚上你也不必來接我了,我自己去吃飯。」 「妳不要任性好嗎,我真的很忙。」他的聲音聽起來很無奈。 「對,我就是任性。」喀一聲,我切斷電話,眼淚不爭氣地掉下來。 我任性,他怎麼不想想自己是什麼死樣子?交往這麼多年了,渡過了無數次情人節,哪一次接過他送的花,看過他寫的卡片?如今我只要求小小的一張電子卡片,也算過份嗎? 我越想越委屈,生氣之餘乾脆把電話線都拔掉,也不管手機怎麼響,反正我就是不要接電話。 回醫院之後,我囑咐總機無論是誰撥電話來我都不接,只想專心工作。 由於我在急診處工作,又是外科醫生,想當然爾不可能太輕鬆,尤其今天的突發狀況又特別多,一個鐘頭後,我已忙得滿身大汗,老早忘了之前和他的爭執。 「徐醫生,那邊有個病患請妳照料一下。」 急診處的主管江醫生指示我到隔璧病房支援,我連忙點頭。 正當我收拾醫療用具,準備到另一個病房支援的時候,急診處外面又傳來救護車的尖鳴聲。 老天,今天發生事故的人還真多。 我心裏這麼想,收拾好一切要到隔壁房去,才走出房門口,走廊那頭的醫護人員便急急忙忙推著一張活動病床衝過來。 這對急診處的工作人員來說是司空見慣的事,每天每天我們都是這般搶救人命的,分分秒秒都寶貴,因為這關係到一個人的性命。 「這個人怎麼了?」我問第一個跑過來的醫護人員,其他的醫護人員正忙著將患者搬上床,那人渾身都是血。 「撞車了。」醫護人員說。「撞得很嚴重,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我點點頭,也跟著跑過去,在急診處就是這樣,誰有空,誰就負責救命。 我跑得很快,幾乎在他們剛把病床推到緊急醫護室我人就到了,當我到達的時候,醫護人員告訴我,那人已經沒有呼吸,心跳也停止了。 「準備電擊。」我邊走邊要醫護人員調整好機器,救人是我們的責任,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失去冷靜。 可是,當我看清楚躺在病床上的人是誰的時候,我失去了冷靜,躺著的人竟是我的男朋友。 「不。」我當場呆住,連醫護人員將電擊槌交給我都沒感覺。 「不….」回過神的我,握緊手中的電擊槌,拼命電擊他的胸部,他的身體因這不間斷的電流跳起來又落下,跳起來又落下,這情形看在醫護人員的眼底,嚇壞了他們,於是趕緊跑過去呼叫江醫生,說我瘋了。 我不曉得我是不是瘋了,我只想救活我的愛人,即使他嘴臭,即使他從不表露他的情感,我還是要救活他,他還欠我一張卡片,絕不能死。 急促的腳步聲緊接著傳來,我丟開電擊槌,開始改為擠壓他的心臟,我用力的壓、拼命的壓,費盡我全身的力氣只求他能活過來,可是他沒有,他連「好痛」都不肯說,只是沉著一張臉,閉緊著眼睛,用沉默處罰我,向我道別。 「徐醫生,住手,妳這麼做害死他的。」 朦朧間,我彷彿聽見江醫生的怒斥,等到他生氣的將我推開的時候,我已經看不清他的影子了。 我,哭了,哭得泣不成聲,哭得柔腸寸斷。 「來不及了,徐醫生,他已經死了,我很抱歉。」 我又感覺到江醫生輕拍我的肩,用遺憾的聲音告訴我他已經走了,江醫生也認識他,他們還曾同一起吃飯,介紹人是我。 「他不會死的。」我搖頭。 「他不會死的!」我衝過去再一次拿起電擊槌妄想救他。 「徐醫生,妳冷靜一點!」 我的電擊槌被江醫生奪下,臉頰還挨了一巴掌。 「我了解妳的感受,但別忘了妳是醫生。」 是的,我是醫生,但我也是平凡人。江醫生說他能了解我的感受,但他怎麼可能能夠了解? 我愛了他這麼多年,幾乎已成一種習慣,習慣能說丟就丟嗎? 況且,他還欠我一張卡片。 「我沒有辦法冷靜,我只要他活,我只要他活!」 聽不進任何勸,我又衝到他的身邊,試圖以溫熱的掌心,敲醒他毫無知覺的生命。 「把徐醫生拉開!」不得已,江醫生怒吼。 就在那一天,我失去了我的冷靜、我的專業,像個瘋狂的精神病患者,在鎮定劑下找到平靜,而那日,正好是情人節。 事後,我詢問他的工作夥伴,他為什麼先下班。他們告訴我,那天我掛斷他的電話以後,他又打了好幾次電話找我,可是一直找不到我,心急之下,他丟下手邊所有工作,開著車到醫院找我,就是在前往醫院的途中,被一輛逆向行駛的大卡車給撞死的。 當我聽見這個消息,我整個人都楞住了,我的任性害死了他,僅僅為了一張沒寄成的卡片,他成了車下亡魂。 而後,再也沒有任性的權利,我像隻被人遺棄的小貓,連哭都失去自由。我的眼淚凝聚在他走的那一夜,自他過逝後,我再也哭不出來,無論是多感人的劇情,多撕人心肺的對白,都再也感動不了我。 我的任性被剝奪了,現在的我,只能對著空無一人的房間發呆。 不對,我還有一隻貓,和一台甚少使用的電腦。 苦笑了一下,我跨過正在喝牛奶的貓去開電腦,牠喵喵叫了幾聲,好像在抗議我不尊重貓權。我聳聳肩,習慣性的連線,即使我心裏很明白沒有人會寄信給,可是我還是不由自主地期望有人還記得我,就算是寄給我一些講情人節有多浪漫的廢話也好。 喵、喵。 克麗絲汀淒涼的喵叫聲吸引了我,我掉過頭看看牠是怎麼回事,原來是牛奶喝完了,牠還想再喝。 我起身,走到冰箱又倒了些牛奶在牠的貓碗上,然後回到電腦前,瞪著螢幕。 居然有…..一百封信!這未免也太誇張了吧,誰這麼無聊寄給我一百封有關於情人節的垃圾信? 我有點惱怒,正想乾脆來個大刪除,把信件全都丟掉的時候,卻又收到一個訊息,上頭寫著:因系統上的故障,至今才將信件送到,抱歉至極。 發信的人是我電子帳號的供應者,老搞壞我信箱的渾蛋。 我無奈的打開第一封信,上面顯示寄件日期是在去年的今天,也就是情人節。 我的心開始蹦蹦跳,腦子裏閃過一個不合理的念頭:會不會是他,會不會是他寄的? 我用顫抖的右手按住滑鼠,差一點就無法將信打開。 信件終於在我的指尖開啟,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朵紅色的玫瑰,襯著蒼翠的綠葉,綻開得好不美麗,接著,我又聽見一首動人的音樂,曲名是Only Love。 我不敢置信的摀住嘴巴,因為那朵玫瑰是那麼的美,音樂是如此醉人,我幾乎以為我在做夢,可是最令我感動的卻是玫瑰底下那些字,那看起來就像一章動人的詩篇。 雨彗。 那是我的名字。 相識多年,從來沒有送過妳任何一束花,今天我送妳一朵玫瑰。 我收到了,而且覺得好美好美。 妳知道我們總是在鬥嘴,總是無法真正放下身段,敞開心胸跟對方說愛。 是啊,但這該怪誰,誰叫你這麼冷漠? 我知道我的嘴巴不好,說話總惹妳生氣。 豈止不好,簡直糟透了,虧你說得出來。 但是今天我要向妳說:對不起,並且還要告訴妳:我愛妳。 很好,我等了這麼多年,就等你這句話。 然後,我還要告訴妳一件更令妳高興的事,那就是:我終於存夠錢了。 你老早就有錢了,幹嘛拼命賺? 所以,雨彗,我們結婚吧!以前不敢跟跟妳求婚,是因為怕不能給妳過好日子,現在我存夠錢,再也不必戰戰兢兢的等待了。 誰要你戰戰兢兢,我早就是你的人了。 今天,我就用這張卡片跟妳求婚。妳願意嫁給我嗎,雨彗?妳願意嗎? 這就是整張卡片的內容。 我像個傻子,一面看著他寫的文字,一面和他對話,彷彿又聽到他的聲音,看見他的影子,回到一年前和他打打鬧鬧,而我希望這樣的時光能夠停留,不教現實奪去了永遠。 此時,卡片中不斷播放的音樂又一次響起,一再重覆娜娜那令人心碎的歌聲。 Only love can make a memory. Only love can make a moment last. You were there and all the world was young and all it's songs unsung. and I remember you then love was all, all you were living for, and how you gave that love to me…….. 只有愛能創造回憶,只有愛能停住最後時刻,當你在的時候,這個世界變得年輕,所有未完的歌曲,所有你的生活點滴,就是我對你全部愛的記憶,以及你如何給我那份愛………. 這首歌的歌詞,竟如此貼近我們的愛情,當他活著的時候,我的世界是那麼年輕,每天每天都可以找到不同話題和他吵架,可是當他離開我以後,我的生活只剩記憶,只剩踢也踢不掉的冷清。 妳願意嫁給我嗎? 當我看見這遲來的問句時,我的眼淚不知不覺的流了下來,滴濕無辜的鍵盤。 我願意嗎?如果他還在我眼前的話,我一定狠狠踹他一腳,踢死他這個大傻瓜。 笨蛋,我如果不願意的話,就不會等到今天了。 於是,我移動滑鼠點了螢幕上「全部回覆」的欄位,敲下我早已準備多年的回答,告訴他:我願意。 我願意;生生世世陪著他,我願意;就和他一輩子鬥嘴直到永遠,我這麼回答了他,可是能給我回音的,只有那首不斷重覆的Only Love。 即使如此,我還是開啟每一封信,捧起每一朵玫瑰,敲下每一句相同的話:我願意。 我回答了一百次,Only Love也唱了一百次,就在這情人節清冷的夜,中斷了一年的線路終於再度接上。 我回答你了,那你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