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百無禁忌。無所不談,也別忘了給點鼓勵留個言喔!^^
  • 217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無題集

作者/狼米 ‧關於天空 飛翔,穿過雲端。 我穿著白色的羽衣,長又輕的絲帶牽引著你的靈魂。 飄飄渺渺、隱隱約約,好像能夠聽到你的低語。 音符般的叮咚叮咚,響在心裡,透過耳朵而出。 是怕跟不上,所以一直說著── 「我在這裡,不要忘記。」 ‧關於風 坐在門檻前,抱臥雙膝,可以看得到螞蟻一隻隻,遊行。 我吹襲,蟻蹤們翻天捲地; 風吹拂,髮絲縷撲蓋及面。 不想去撥,連動一下指頭都覺得無力。 你知道我身上籠罩著的是什麼顏色,空空的,零;濛濛的,還是零。 那是,〝孤〞的染料。 很黏人的。 ‧關於火 絲絲洗洗,火的聲音形容不出來。 只覺得有光在眼睛前顫動,有息煙在臉頰上蒸。 覆、包覆。 我們的影子在火堆上跳舞,拉得長長的手腳,一掙一蹬。 動、躍動。 無意義的不斷旋轉,想要取得暈眩的痛苦感。 可能可以暫時擾亂記憶的構成,或是重新組織。 用紅線。 ‧關於水 從前有一個女人,她沒有鏡子,只能在河邊洗臉。照顏,有點鑲空。 因為陽光折射,魚兒游動的波粼,臉總是透明中帶著扭曲的。 有一次她意外踩到空間的漏洞,被傳送到卅世紀…… 同樣的一條河,她終於看清楚自己真正的樣子── 是醜惡的。 水,是不動的、黑色的。 後來她變成卅世紀溝渠邊的螯蝦,繼續活著。 像大部份的人一樣。 ‧關於泥土 因為躺在那裡,不是不動,就是被迫移動。 有些變成塑偶,有些還是泥,只是所處的空間不同。 你的女人躺在那裡,不是不動,就是被迫動。 不管變成什麼,她還是女人一個。 窗戶打開,空氣從外面流到裡面,從裡面再流到更裡面。 聞風不動的是──已經僵化的雛人形。 臉上的表情是用畫的,畫出的是面無表情。 ‧關於血 紅血球甲順著一根透明的管路,從這個人的手滾到另一個人的手。 它說:「嘿,我搬家了。」 紅血球乙在手臂上凝結,說:「我已經不再是我。」 甲說:「還好,我還是我。」 乙說:「你也已經不再是你。別忘了,你已經搬家了。」 甲說:「我能選擇不搬家嗎?」 乙說:「別忘了,你的靈魂根本就不屬於你。」 甲後來又順著另一根透明的管路,流到── 醫療廢液筒裡。死了。反正沒有自主意識。 ‧關於傳說 聽說他有外遇;聽說對巷的女人手腳不乾淨。 聽說他有隱疾;聽說隔街的古宅鬧鬼。 聽說他被裁員;聽說那個誰家裡好有錢。 聽說他的小孩自殺;聽說後壁村的酒工廠倒了。 聽說他老婆是出名的長舌婦…… 啊,你是聽誰說的? ‧關於凍 它一直包在很多很多的溫暖裡,還是覺得很…… 沒有方向感,與寒。 怎麼辦? 所以我們買了更多棉被與衣物讓它捲著,它還是覺得很茫然,看不到未來。 最後我們把它拆開,然後發現── 它是瞎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