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百無禁忌。無所不談,也別忘了給點鼓勵留個言喔!^^
  • 21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男人與刀

告白者:黃文鉅 告白事項:如果可以像刮鬍子一樣,把你從我身上刮除,乾乾淨淨不留痕跡,多好。 不知是天生笨拙或大意粗心,我每次刮鬍子的掛彩機率,比起一般男生而言,簡直超乎尋常而離奇。有人天生手腳俐落,辦事井井有條,而我乃典型「百無一用是書生」,嗚呼哀哉。其實倒也不全然無用,畢竟無用之用方為大用,只不過在日常生活的瑣細中,我很難替自己尋找到屬性相應的配套邏輯,一不小心,腦裏的鎢絲燒壞了,劈啪,神經失靈,無厘頭的狀況便接二連三降臨。 大四那年畢業考,拚通宵K書,一大早精神恍惚,看見自己鬍渣狼藉的鳥樣,興沖沖抓起刮鬍刀,那股決心直追荊軻易水送別,風蕭蕭兮莫不痛快。對鏡之際,一面心不在焉刮著,一面努力複誦東坡詞……結果掛彩之神再度臨幸,痛得當下與鏡中之我「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不僅痛到飆淚,活脫脫還上演了另一樁「血濺洗手台」的戲碼。赫然驚見下巴一道破口,汩汩不止,喔買尬,真是太神奇了,區區一把刮鬍刀也能殺個片甲不留、血流漂杵! 某女性友人曾大膽告解說她討厭二十八天循環的生理周期,那總令她感到焦慮。男人也好不到哪去,動不動就竄苗而出的莖鬚才令人無奈咧,明明早上才剛刮過,不出傍晚,下巴業已偷偷竄冒幾根短刺,勃然草莽的觸感,正好替普天男性的荷爾蒙衝動史,寫下一個彆腳萬分的註腳。 電視頻道裏,隨處可見手動、電動刮鬍刀的廣告,一概訴求「刮除鬍根,乾乾淨淨不留痕跡」、「讓你做個乾淨體面的男人」、「刮別人的鬍子前,先把自己的刮乾淨」。那些應運而生的台詞和情節,時而令我傻眼。我不斷在心裏OS,刮得乾淨才有鬼,今朝哪怕已除根,一夕眠酣百鬚生。 我常跟人討論,喜歡用手動或電動刮鬍刀?除了個人喜好、習慣之外,其中隱然存在著微言大義。大家一致認同手動比電動刮得更乾淨,言雖如此,但我還是很渴望能有一隻電鬍刀。拜後現代潮流以及時尚頹廢風所賜,不少男性故意不刮鬍子,或是刻意刮不乾淨,在臉上預留伏筆,以待熙攘擦肩的路人能讀出什麼性感、帥氣云云的蛛絲馬跡。遺憾天生略帶娃娃臉,蓄鬍於我而言並不適合。所以我總是焦慮於怎麼也刮不盡的鬍子,雖不至於像個夜夜磨刀的傢伙,竟也幾乎枕戈待旦刀不離身了。 自古以來,男人與刀的關係密不可分。日本武士側身帶刀以侍天皇,中國紫禁城內的侍衛亦是刀劍配身。古代男人犯下滔天大罪,為表負責,多半切腹謝罪、舉刀劍自刎。刀劍之於男性,象徵欲望的流轉,以及權力的核心。刮鬍刀雖有別古代兵器,之於男性,仍不可或缺,甚且經過推陳出新,講究人體工學,輕巧、順手、好刮,男人與刀的關係漸漸日新月異。 刮鬍刀偶爾也與哀愁掛勾。瀕臨分手的關頭,我多麼想告訴對方,「如果我可以像刮鬍子一樣把你從我身上刮除,從此一乾二淨就好了。」刀過鬍斷,心碎了無痕,兩不相欠,儼然古人慧劍斬情絲的決絕。然而一切只是枉然罷。刮掉了此時之鬍,彼時之鬍早在體內蓄積還魂的能量,隨時可以死去活來。不過,我比較好奇的是,那些自我身體分離的鬍子們,會否因為自己一再一再被人刮除而有所傷懷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