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百無禁忌。無所不談,也別忘了給點鼓勵留個言喔!^^
  • 21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不過是為了撒嬌

作者/安妮辛 「喂?你在幹嘛?」 「睡覺。」 每一通的電話裡,不斷地問候著男人昨天、今天、明天…後來再也不像當初那麼死纏爛打著了解他所有的行蹤,只為他一句可能的親切問候。 一次兩次的像小丑般逗弄男人一次的微笑,男人嘴角不但沒有上揚反而更往下沉,不知是他剛巧遇見心煩事還是我的舉動令他更心煩;後來我小丑的舉動愈來愈少了,唯一與男人的默契是沉默。 「妳知不知道為什麼我都不再說?」 「……」 「因為妳讓我覺得無趣。」 就是這樣,我開始一天、兩天不再打電話,或是要求見面,有時候心頭難受癢了忍不住,難免上演一場內心戲。 我想應該是差在那句「你在幹嘛」,如果我可以選擇不說那句,也許男人的回答就會有趣一點。 後來我嘗試一個新的方式。 「喂?你在幹嘛?你在睡覺?那一定還沒吃飯吧?你一定懶得爬起來喔?趕快爬起來吃飽飯再回去睡回籠覺呀!這樣比較好。」 男人會笑,而且持續一陣子。 可是這樣能維持多久?我們的相處太簡單。 有一陣子沒見,我想表示熱絡,於是約了一天與男人見面。 那天特別上了點妝,還穿上高跟鞋,坐了趟車在約定的時間與他碰上面。 一路上,我們只問了要去哪裡吃中飯,我沒表示意見,他也沒做好決定,眼前看見一家餐廳是一家,就進去坐下來點完了餐。 嚴肅的吃畢中餐,在咖啡時間裡他開口說上一句:「果然是相由心生。」 「什麼?」我狐疑地問了一次,避免自己聽成是這個「象」。 「妳變醜了。」 我不確定他說的話,於是再問了一次。 「妳變醜了。」 而我臉上的笑容僵硬。 「妳看我看起來很累的樣子,就代表我工作很繁複,然後妳是變醜了。」他吸了口煙繼續說:「不是只要化妝就好了,妳看妳口紅還沒塗勻。」 「還不是因為今天要來見你。」而我還試著讓氣氛緩和,一抿嘴把口紅全吃下去。 我們離開餐廳,試著輕鬆一點的我還假裝腳扭傷。 「誰叫妳穿高跟鞋。」 「唉喲…唉喲…。」這一連串的唉喲只迴盪在我自己的心疼裡。 離開那天的約會,我馬上放聲大哭。 怎會怎麼做都不對?怎會我愈來愈感到自己的渺小? 女人多半時候表現的軟弱和無知,其實是在增添男人的勇敢和風度,女人不過是為了撒嬌,男人則當作是過份要求。 男人和女人其實是可以相等的,在情緒的發洩上,我們都會為了面子而選擇私下渲洩,人難免有情緒,可是我們會控制自己的情緒避免去傷害別人。 所以我選擇不在男人面前發飆,我甚至非常有風度的解決自己的困窘,與他分開的同時,我還說我要去買一雙平底鞋來穿。 那時候的我,其實一點都不敢告訴男人我因為他說的那句話受傷了,無論你如何地表現自己的大男人或是很有能力,但你怎狠得下心去用言語傷害一個你身邊的伴侶?男人,永遠不要批評女人的妝化得有多糟,你應該學習如何婉轉說話。 我甚至也不敢認為自己委屈,還一度覺得自己其實很過份,怎能要求一個為事業拼命的男人去體諒小女人的小小要求,即使我只想接到一通問候電話,要他說一聲「我想妳」。 我改進,我為了不再問候無聊的話,我決定不主動撥電話給他,即使我熬得多難受,我也會轉移注意力不那麼想念他,我告訴自己男人很忙,妳要是打過去正好打擾到他,說不定會碰釘子喔!妳聽到他冷淡的說話一定會心情很差,那麼是不是就忍住不要打比較好呢?嗯,我就這麼不斷地告訴自己。 直到朋友跟我說,她親眼見到他在街頭牽著另一個女人的手,親暱的模樣讓朋友始終不敢跟我說,一直到我決定跟他說分手,分手後才得知的事實,其實一點都不晚。 撒嬌並不是女人的手段,是為了兩性和平的方法,可是當對方不吃這一套的時候,這不一定是女人的錯,反觀之,我與男人其實還有很多問題,只是男人在說話這一點絕對是太過份了點,不過是為了撒嬌,給一個回應有那麼難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