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百無禁忌。無所不談,也別忘了給點鼓勵留個言喔!^^
  • 217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如果螞蟻會擁抱

作者/默帆 如果螞蟻會擁抱,或許,我們的愛還是有救的。 他背對著我,像是睡著了。 「抱著我好嗎?」我向囈語般的訴說著期望。 他動了動身子依舊背對著我,像是抗議著我的無理取鬧。 於是我伸開雙臂,雙手緩緩地環繞上他的胸膛。他的肩膀抽動了一下,像是驚訝,像是反抗。我知道他是醒的。輕輕的我挪動了身子,縮短了他能夠逃避的距離。我讓臉頰貼緊他的背,感受著他的身體隨著呼吸,上下起伏。 忽然之間,我找不到他曾愛過我的溫度。就連我的十指緊貼著他的心,都無法預測他心裡的溫度。 「啊!這蛋糕怎麼這麼甜?」他皺了皺眉,隨手把蛋糕放在流理台上。 就這樣,他總是能用短短的一句話牽動著我所有的情緒。 「你不是說想吃蛋糕嗎?」 他沒回答。 「我去上班了。」他,又皺了皺眉。 他站起來繞過了餐桌,伸出沒有拿公事包的手,做出了個擁抱的動作。沒有感情,沒有溫度。 關上門後,我隨即陷入一種安靜的孤獨中。回憶,來得措手不及。 相遇是在曾經對愛情充滿著憧憬的學生年代。還記得那天趕著上學,跑到公車站時才發現我竟然忘了帶錢包。從來不是很軟弱的我,那天也不知道怎麼了,竟然就坐在公車站旁的椅子上,穿著校服背著書包,眼框就紅了起來。 這時,穿著同樣校服的他騎著腳踏車緩緩的騎過。他轉過頭看見了我,竟然像是電影的慢動作一樣,又緩緩的倒退了過來,停在我的正前方。 「女生哭會變醜喔,載妳一起上學吧!」 就這樣,我坐在那面積不到幾平方公分的後座上,搖搖晃晃。 「笨喔!抱緊,不然會跌下去的!」 於是我只好伸開雙臂,讓雙手環繞上他的腰際。 或許是因為快要遲到了,他騎的速度真的是不算慢。不習慣奔馳的腳踏車,我只好讓臉頰貼近他的背,暗自禱告我不會掉下來。感覺著他愈騎愈快,我只好再抱緊了一些。離著他一個擁抱的距離,我可以感受到他的身體隨著呼吸,上下起伏。他的背因為用力,隱隱地透著熱氣,帶點男孩與男人混合氣息。 深深深呼吸,其實那是愛情來臨的氣息。 我,愛上了與他擁抱的氣息。 不知不覺中,早上被他擱在流理台的蛋糕竟然吸引了一群該死的螞蟻。我最討厭螞蟻了。喔!不是,是因為有潔癖的他不能夠忍受螞蟻,所以我討厭螞蟻。 原來,在不知不覺中,我已經失去了自己。 帶起手套我拎起了蛋糕,把它放在水龍頭下。在打開水龍頭的剎那,我突然想到:不知道螞蟻會不會談戀愛?如果會的話,當水無情地沖散那群螞蟻時,不知道會不會殺死其中之一的螞蟻伴侶?那……剩下的那一隻會不會難過?會不會孤獨? 「我們住一起吧!那妳就不會孤獨了!」曾經,他深情的說。 其實,孤獨有時是兩個人也可以製造的。 關了水龍頭,我把沖的稀八爛的蛋糕放進塑膠袋丟到垃圾桶理。轉過身,卻又看見一個小小的黑點在白色的流理台上移動,明顯的刺目。牠從左邊緩地爬到右邊,又從右邊緩緩地爬到左邊。像是在尋找些什麼。 這時,左邊不知又從哪裡爬出了個黑點。於是,兩個黑點在中間緩緩地相遇了。 他們先是用一種擁抱的姿態接近對方,再用觸角聞聞對方。一秒,兩秒,三秒。最後,再猶豫似地分開。奇怪!找到同伴了為什麼不一起呢?其他的都被我沖到水龍頭下了,別再找了呀!那兩隻僅存的螞蟻像是抗議似的,各自掉頭離開。 我突然向瘋狂似地非要他們一起。 於是,我打開了櫃子找出蜂蜜,餚了一湯匙放在流理台上。如我所料的,那兩隻螞蟻都轉了回來來到蜂蜜旁。呵!這下它們會一起了吧!一秒,兩秒,三秒。沒想到它們在各自取得蜂蜜後,卻又各自地往反方向的地方走。 我用雙手圈起那兩隻螞蟻,看它們還能怎樣的逃避對方。一秒,兩秒,三秒。沒有地方可走了吧!結果,那兩隻螞蟻只在我的手心裡,不停的旋轉,旋轉,想找出了個出口。為什麼,為什麼?世界就只剩下你們了,為什麼不能就在一起?我不懂,我不懂,我不懂。世界就只剩下你們了呀!還是,只有我以為世界就只剩下彼此? 突然之間,我覺得自己像個笨蛋,在一個人的屋子裡像個傻瓜一樣跟螞蟻賭。更可悲的是。看著那兩隻螞蟻,我竟然發現了我和他的縮影。曾幾何時,我們這兩個看起來是同類的人,在眾多的尋找中找到了對方,在擁抱過後,卻又各取所需地讓心漸漸離開。雖然我們被困在同一個屋簷下,但是卻又好像有意無意地奮力尋找著可以離開的地方。 連施捨一個擁抱都顯地奢侈。 「鈴──鈴──鈴──」 「喂?」 「我要加班,不要等我吃飯了」 嗯,他又要加班了。 他總是這樣,不顧我一個人在家煮飯,不過是希望能跟他坐下來好好的吃頓飯而已。放棄了不願擁抱的螞蟻,我環抱著自己坐在一個人的沙發裡,想找出曾經,以及可以依然愛他的所有理由。要經營一段感情讓它繼續往前走是需要一種必要的堅持。而他,卻讓我感覺著這段感情似乎正在原地踏步,甚至,有著漸漸後退的跡象。 不記得從何時起,我們竟然不在擁抱了。或許,他只是不小心遺忘了曾經深深擁抱過的感動。 忽然之間我想告訴他,我有多想念他。不管他是否在工作著,我只想表達我這一刻的思念。 「對不起,他在兩個小時前已經離開公司了。請問妳要留言嗎?」 呵,為什麼總機小姐的聲音總是那麼溫柔好聽呢? 嗯,為什麼心碎的聲音總是那麼清晰呢? 夜深了。一個人。 剛泡好的綠茶香在深沉地空氣裡漫步著。沒有人擁抱的夜晚很冷,很孤獨。 從前,離開他的擁抱是為了能夠再被他擁抱著。 那現在呢? 如果螞蟻會擁抱,或許,我們的愛還是有救的。只可惜,牠們不會擁抱。這一次,放開了擁抱,就是真正離開的時候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