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百無禁忌。無所不談,也別忘了給點鼓勵留個言喔!^^
  • 217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劈腿族的抉擇

文/吳若權 在平靜無波的情海上,她竟會成為腳踏兩條船的劈腿族,實在始料未及。 正當甲男開始對她展開攻勢的時候,恰巧在同一天也接到乙男邀約的電話。 那時候,她抱著「反正多交個異性朋友也無妨」的心態,答應赴約,並且盡量讓對方也同樣接收到「我們先從普通朋友開始」的訊息。 誰知道,感情的進展不完全是理性可以控制的。 兩位男士都認同「我們先從普通朋友開始」的觀點,卻也一樣憧憬「到時候妳會選擇我當終生伴侶」的結果。 她心中的矛盾糾結,隨著感情的愈陷愈深而加倍痛苦。 決定鼓起勇氣個別向對方說清楚,友善地解釋這一路行來的種種為難,對方卻異口同聲地說:「沒關係,我會靜靜守候,尊重妳的抉擇。」 他們兩個人真的太像,不論外在的身形、還是內在的性格,都非常相似。 連處理這種事情的反應,都如出一轍──把問題丟回給她,讓她自己決定。 好友知道她的難題,開玩笑地說:「這好解決!既然兩個男人條件相當,妳選誰都一樣,反正你沒有什麼損失。」 不懂得苦中作樂的她,附和地笑著,但嘴角掛著蒼涼。 「從自私的觀點來看,妳說的話沒有錯,但我只怕做出抉擇之後,會傷害另一個無辜的男人。」 「但如果你一直不做決定;就同時傷害了兩個無辜的男人。」旁觀者清的智慧,總是一語驚醒夢中人。 「所以,我應該兩個都不選。」突然覺得自己頓悟的她,試圖以更悲愴的策略,讓自己解套。 一時之間,朋友無言。想了很久,她們連袂跑來跟我商量。 感情的習題,多半旁人不能解。只能提供當事人理性客觀的思路。 我告訴她:「兩個都不選,不但同時傷害了兩個無辜的男人,還要加上矛盾痛苦又可憐的自己。等於是三個人都寂寞,三個人也都受傷。」 除非,當事人只喜歡被追求的感覺,並沒有真正愛著對方。 如果真心愛他們,也覺得他們會是很好的生命伴侶,不妨早點做個決定。 換個角度想,成全自己和其中一位男士的幸福,割捨和另一位男士的感情,短時間看來,好像有些自私,也會痛苦,但以長期的短觀看來,沒有被選擇的那位男人,離開之後,將有機會再去尋找屬於他自己的幸福,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這位左右為難的女孩,閃亮的眼光中似乎有了答案。 她說:「我想,我會做出明智的選擇。」 但是,她接著很心疼地問:「如果那位沒有被我選中男人,離開之後,會不會從此找不到理想的對象?」 看著她天真的表情,虛長幾歲的我,想起自己在工作生涯中,也有過類似的經驗,前後兩任主管都對我很好,希望我選擇跟他一起去新的事業單位做事,但我僅只能選擇其中一份工作,只好向另一位主管說抱歉,並且承諾會在不影響正常工作的前提下,盡量幫助他成功。 人生,總有些痛苦的決定;其實,很難做出明智的選擇。 充其量,我們只是在處理的過程中,試著把傷害減到最低,讓各自都能夠從痛苦中脫身而已。 我給她進一步的建議是:「其中,時間是個很重要的因素,妳不一定要幫對方設想太多, 只要早一點做出決定、誠懇地說明清楚,沒有耗費對方的時間,不再繼續耽誤他的人生,也就功德無量了。」 至於,感情的路上,那位沒有她被選中的男人,「會不會從此找不到理想的對象?」這真的很難講。 即使事實真如此,也不能說是她的錯。 這個問題的焦點,應該回到那個男人,離開這段感情之後,想了什麼、又做了什麼。 如果他對舊情念念難忘、頻頻回首,因而喪失了追求幸福的能力,這是他自己不長進,怪不了任何人。 果真如此,她應該深覺慶幸,當初沒有選擇這樣一個軟弱無能的男人。 如果他對舊情已無眷戀,甚至由愛深恨,從此討厭異性或故意不再追求別的感情對象,當作報復的手段,想要藉此令她一生痛苦。這種輸不起的男人,豈不是更可怕嗎? 不論是有心或無意、主動或被動,劈腿族不可能永遠平衡地讓雙腳同時踏在兩條船上,總會有必須抽腿的時候。 我認識一位娶了兩位太太的老翁,生前大家曾經羨慕他享了大半輩子的齊人之福,但臨命終時還不是得抽腿,兩位太太和子孫,為了爭奪遺產而大動干戈、爭吵不休。 由此可見,劈腿族的人生是很難安穩的。 如果想要讓三方面的傷害都減到最低,就必須慎選離開的方式和時機,劃清界線是愈早愈好。 腳踏兩條船的劈腿族固然有錯,但有些被劈腿族跨上的船也不足取。 明明發現只用一隻腿跨在船上的人已經重心不穩,準備抽腿了,還不肯老老實實把自己的船開走,到別的碼頭尋找有緣人,反而故意停舶在原來的地方,還頻送秋波,想辦法成為別人幸福的障礙,自己也過得不快樂,這又是何苦呢? 被放棄的那一條船,應該慶幸自己得以擺脫糾纏、重獲自由。 只要能在線上祝福之後離開,茫茫情海的另一端,必然有真正屬於自己的幸福港灣。 就算浪跡天涯之後,真的從此找不到理想的對象,一個人孤獨到白頭,至少心中還有對真愛的嚮,永遠沒有遺憾。 我一向主張:相愛,才會幸福。 但我知道大部分的人,都同意「被愛,是幸福的。」這個說法。 不過,從上述的實例,可以發現:同時被兩個自己都很喜歡的人所愛,絕對是痛苦的。 國學大師唐君毅先生(1909-1978),曾經在四十歲左右,以筆名「克爾羅斯基」創作了一本叫做《愛情之福音》的書, 在當時中國的社會有關兩性的思考還非常保守的時候,他刻意以「翻譯」的形貌發表這本書, 在書中化身成為一名先知,解答青年男女的兩性問題。 其中,有很大的篇幅,就是在探討:「當你同時被兩個人愛上時,該怎麼抉擇?」 他的建議是:「問問你的家人,看他們比較喜歡誰?」 這個觀點是說,既然兩個人愛你和你愛兩個人的程度沒有差別,放棄其中任何一位的痛苦,也都一樣,那麼就以家人的喜好決定,至少還滿足了家人的期望,多一些家族的歡喜。 但如果「我沒有家人可以表達意見呢?」或「家人對兩位追求者的喜好,也都不分軒輊呢?」 對這個棘手的問題,作者提出進一步的見解:「那就看看有沒有旁人愛他,他是否孤獨一人。」 唐君毅先生建議選擇「沒有人愛的那一個」,假設其中一人還有別人對他有情意,更應該捨棄他,成全他和那一個人對他有情意的人。 關於這一點,我倒是有不同的見解。根據我的觀察,通常孤獨的人會有些人際關係的障礙,個性多少會有些比較負面的問題,因此,做決定之前,最好再三考慮。 孤獨的情人,也許容易惹人心疼;孤僻的個性,可就難以長久相處了。 書中提問的女子,顯然碰到非常特殊的狀況,十分痛苦。 她繼續問先知:「如果她們都沒有旁人愛,都是孤獨者?該怎麼辦呢?」 這次先知的回答,可就妙了。 他說:「為了避免他們其中任何一個人受到痛苦,妳該回答他們:『我都不愛!』妳即以終身的寂寞,來報答他們。」 厲害吧! 「終身的寂寞,來報答他們。」多麼感人的話,但別聽信字面上的意義,就真的放棄了兩個追求者。 其實這可是險招呢! 先知提供的答覆,並非最後的定案,而是很高明的試探。 他解釋說:「如果他們真是愛妳,將為妳的精神所感動,都願犧牲自己,你們便都成了最純潔的友誼之愛,來共同做人生的其他事業。」 「如果他們有一人不願犧牲,」作者繼續補充:「那妳便看出那犧牲者有更偉偉大的人格,妳當讓那位始終不肯放棄愛情的貪得者,受他的懲罰吧!」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真相終於水落石出,該選擇哪一個人,答案已經很清楚了。 抉擇過程的曲折,正好彰顯同時被兩個人所愛的痛苦。 相對於「取捨的智慧」,我們也同時看出「犧牲的美德」和「占有的後果」。 劈腿族,可千萬要三思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